搜索

COPYRIGHT ? 2018 真正的365体育投注_bet365体育投注备用_365手机版体育投注 All Right Reserved

  联系电话:13870885738  投稿邮箱:jx_n4a@163.com 通信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(新四军纪念馆)

赣ICP备19001705号-1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 南昌 

吹响主动进攻号角 南昌会战虽败犹荣

 武汉失守之后,南昌成为日军继续南下的眼中钉,日军妄图一举“平定”武汉周围的威胁,并打通南下关键通道。
  南昌会战是正面战场进入相持阶段后中日军队的首次大战。该战役包括两次,一次是防守,一次是进攻。虽然两次战役都是败仗,但后者却标志着中国军队全面反击侵略者的开始……
 
战役简介
  1939年初,中日两军围绕南昌发生了一系列争夺战,自3月17日日军进攻吴城开始,到5月9日蒋介石下令终止反攻南昌结束,整整54天。作战过程中,中国军队在付出巨大代价后,仍没有守住南昌,在战役的第二阶段反攻南昌时,也未能达到目标,但此会战给予日军有生力量相当大的杀伤。
  南昌会战使全世界认识到,日军虽然占领了武汉三镇,但未能迫使中国屈服,中国军队不仅继续进行抗战,还开始实施战役范围的反攻。
 
战役意义
中方对日军形成战略压迫
  当时日军以九江为基地,中日沿着修水对峙,薛岳在赣北的第九战区兵力在4个集团军20万左右,对日军呈战略压迫态势。
  中方在南昌有可以容纳200余架飞机的大型机场,不时会有飞机飞到长江上空对日军的运输船只以及军舰进行轰炸。
  南昌会战有很多个第一: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中日军队的首次大战;中国军队首次对失守城市进行大规模反攻,吹响了中国军队主动进攻的号角……
 
历史铭记
南昌城沦陷成人间地狱
  日军发动攻占南昌的作战,从3月17日起至27日止,历时11天。
  南昌沦陷后,日军在南昌城区和近郊烧杀掠抢、奸淫妇女,犯下滔天罪行。据统计,日军侵占南昌期间,有64420名南昌市民被杀害,有9762人被伤害致残,有20000多名妇女被强奸;有132457栋房屋被炸毁或烧毁,造成财产损失3232亿元。在日军魔爪下,整个南昌城被践踏成人间地狱。
 
 
 
 
军力对比
中方
兵力:第1、19、30、31集团军,约20万人
总指挥:罗卓英
武器:汉阳造装备、德械、美械参差不齐、50余门火炮、刺刀等
  
日方
兵力:第101师团主力、第106师团及第6师团主力,共计12万余人
总指挥:冈村宁次
武器:重炮多达300多门;135辆坦克的战车集团;燃烧弹、化学弹、飞机、轻重机枪、步枪、军舰、汽艇等。
 
 
 
 
 
 
双方主将
中方:罗卓英
  1896~1961,国民党陆军上将。抗日战争时期,率部先后参加了淞沪会战、南京保卫战、南昌会战、上高会战、长沙会战、平满纳会战等重大战役,指挥了被誉为“抗战以来最精彩一战”的上高会战。
中方:上官云相
  1895~1969,山东人,老兵油子一个。抗战中的上官云相,作战有其独特作风,即最爱突出个人,“顺风”拼命打,“逆风”脱身如泥鳅。对这样的兵油子,只有蒋介石引以为密友。抗战开始后,几乎没有一个战区愿意要他,最后蒋介石把他交给了顾祝同所统领的第三战区。
中方:陈安宝
  1891~1939,浙江台州市横街镇人,曾参加淞沪会战,痛击松井石根指挥的日本华中方面军。1938年夏,陈安宝晋升为第29军军长兼第79师师长,12月专任29军军长。1939年5月6日在南昌会战中牺牲。2014年9月,陈安宝名列民政部第一批300名着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。
  
日方:冈村宁次,侵华战犯,日本陆军大将。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后任关东军副参谋长。全面抗战爆发后参加侵华日军,1944年升任侵华日军总司令,1945年9月9日代表侵华日军在南京签署投降书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战斗经过
歼敌2.4万余人虽败犹荣
三路攻势
工兵冒死引爆炸药南昌守军撤退保存实力
  第一阶段(南昌保卫战):1939年3月17日—3月27日关键地点:吴城、武宁、南昌城
  左路日军→吴城:日军第116师团及海军陆战队一部从鄱阳湖北面扑来。
  右路日军→武宁:日军第6师团和军直辖炮兵、战车、骑兵各一部,由箬溪向武宁东北守军进攻。
  中路日军→南昌城:日军第101、第106师团数万人,强渡修水河。
  3月17日拂晓,随着冈村宁次一声令下,日军分三路向鄱阳湖西面中国军队各部,全线发动进攻。
  3月17日起,日军106师团向吴城发起进攻,中国守军浴血奋战。据史料记载,吴城之战时,日军投放了2万余枚毒气弹,从白天打到晚上,中国军人大批中毒已经没有抵抗能力了。3月23日,血战一周后,吴城失守。3月29日,在日军飞机大炮狂轰滥炸以及毒气侵害下,武宁陷落。
  在会战准备期间,冈村宁次集中了第101、106师团和第11军直属的大部分坦克,组成了一支拥有135辆坦克、若干保障车辆的坦克集群部队。3月20日下午,日军以猛烈的炮火,间以毒气弹向中方前沿第49军、第79军的阵地轰击了3个小时。尽管如此,中国军队顽强抵抗,他们虽然没有重武器,但仍以轻武器向渡河的坦克猛烈射击,击毙了敌方不少工兵。直至21日8时之后,坦克集群才陆续渡过修水。
  3月26日,日军迂回包围了南昌城,并在南昌城和市郊与中国第32军一部、南昌警备队展开激烈巷战和争夺战。
  26日下午,日军坦克部队先锋已经到达南昌市西面的赣江大桥。而此时中国守军刚刚在赣江大桥上布置了炸药,日军坦克高速向大桥突击,南昌危在旦夕。就在日军坦克冲到赣江大桥10米的地方,一名勇敢的中国工兵冒死冲到桥上引爆了炸药,将赣江大桥炸毁,这名工兵则被日军坦克机枪击中殉国。他的牺牲,为南昌的守军争取了1天的时间,最终得以全部撤退。
  3月27日夜晚,日军占领了市区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反攻路线
上官云相阵前斩懦将陈安宝血洒疆场
  第二阶段(南昌反击战):1939年4月17日—5月9日关键地点:南昌城、高坊、向塘
  左路(第1集团军高荫槐部)→靖安、安义、奉新,恶战十多天,未能接近南浔铁路线。
  中路(第9战区19集团军罗卓英部)→由大城、西山万寿宫向乐华、牛行挺进,直取南昌,激战十余日,未能接近市郊;第74军亦未能渡过赣江。
  右路(第3战区第32集团军上官云相部等)→向南昌东南之向塘、市汉、莲塘、谢埠各点进攻,该部攻势十分勇猛,很快攻抵南昌市郊。
  1939年4月17日,蒋介石命令第九战区反攻,限令薛岳夺回南昌。反攻部队由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统一指挥。
  4月20日,我空军轰炸南昌敌机场和赣江日舰,炸沉敌小型运输船5艘,这是反攻的信号。21日~22日,三路大军出动。
  但反攻南昌开始不久,上官云相与29军第79师师长段朗如有了矛盾。
  第九战区部队开始攻击牛行、乐化后,29军负责协同第九战区作战,经莲塘向南昌攻击。而此时,莲塘的日军已增加到了一个旅团。段朗如认为,现在不仅攻不下南昌,就连莲塘也攻不下。压力重重下,段朗如想谎报其部队已到达南昌城。不料,消息被29军军长陈安宝获知,陈安宝随后将此事汇报给了上官云相。上官云相听闻此事后暴怒,并于次日在军事会议上当场逮捕了段朗如。当年5月1日,蒋介石将段朗如按《抗战军律》于军前正法,严令各部继续进攻。
  上官云相逮捕了第79师师长段朗如后,立即下令第29军军长陈安宝兼任第79师师长,照他原来的命令进攻莲塘、南昌。可是,根据当时战场的形势,盱江、赣江间的日军是由炮兵、战车、飞机组成约4个联队的兵力,又有坚固的工事。相比之下,第三战区只有3个师9个团,按兵力、战斗力的对比,完全属于劣势。(注:侵华日军普通联队约3800人左右,国民党军队编制一个团约1200人。)
  5月4日开始,陈安宝指挥第26师、预备第5师、第79师一起向莲塘地区的日军攻击,目标直指南昌。战至5日黄昏,预备第5师攻至城外围阵地,但该师伤亡惨重,无力继续攻击。5月5日17时10分,战士们与日军展开激战,战况之惨烈前所未有。陈安宝的预备队已经用完,为保证反攻南昌的战略计划得以实施,他带着随从官兵冒着猛烈的敌机炮火赶往督战。在督战途中,陈安宝遇炸弹牺牲殉国,终年49岁。更可恨的是,鬼子随后割了他的头颅,将其运回南昌示众。他是江西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一级的军事将领,也是全国抗战以来第一位牺牲的军长,牺牲的最高将领之一。
  5月7日,薛岳惊闻陈安宝以身殉国的噩耗,悲痛欲绝。薛岳深知已无法克复南昌,向蒋介石去电说:“安宝南浔苦战,迭挫凶锋。今安宝壮烈殉国,伤悼已深,敬请重恤。岳指挥无方,南昌未克,而丧我忠良,敬请重罚,以慰英烈。”
  蒋介石接收到薛岳电报的当天,令第三、第九两战区停止对南昌的攻击。5月9日,我军已完全停止攻城,南昌会战结束。
  从3月17日至5月9日,南昌会战毙伤日军共计2.4万余人。中国军队伤亡总计51378人。中国军队为反攻南昌而血战18天,平均每天有2854名军人伤亡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战地故事
便衣队焚毁敌军仓库
  1939年4月27日,第29军预5师15团团长朱远峰率程德程之第三营,攻占老飞机场、火车南站、汽车总站,午后更从金盘路攻入中山路百花洲。这时,早已潜伏在城内的便衣队焚毁敌军用仓库两座。
  见势危急,敌军忙从九江调兵近5000人,接替守备任务。
  南昌会战,这支绝大部分为江西籍的抗战军队的预5师与敌苦战,官兵奋勇异常,蒋介石特传令嘉奖,赏该师官兵银洋2000元。这次会战,足以证明江西人民守土杀敌之英勇。
 
松浦淳六郎出尽洋相
  1939年5月7日深夜,左路58军新11师一部攻进安义县城敌106师团司令部,敌师团长松浦淳六郎再次差点被捕(上次为1938年的万家岭战役中在德安险些被俘),出尽了洋相。
  可惜,中国军队未将南浔铁路及时切断,日军从上海抽调的海军陆战队数千人乘坐列车赶到南昌,敌军困守于南昌外围并进行反扑。中方缺乏重武器,无力攻坚,在9日停止反攻,10日基本转为守势。
 
 
 
 
(作者:沈冠楠 编辑:admin)
(作者:沈冠楠 编辑:admin) (作者:沈冠楠 编辑:admin)